Friday, May 3, 2013

我的票,我要投

还记得以前考试前,总会有一堆的讲座,教我们如何作答。当时我心底的OS就是,考试需要教的?不是会的就写,不会的就仙吗?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很多人如果遇到不知道如何作答,或真的完全没念过的内容,还真的会选择交白卷……

说实在的,我不明白交白卷的心态。对我来说,什么考卷都好,就是要拿来写的,至于会拿多少分,那个是后话,不在我的考虑范围内。

或许是因为我一直以来遇到的老师都是鼓励我们就算真的不懂,也要尽力写,他们会斟酌给我们一些步骤分(俗称就是同情分啦)所以我很常就是这样一个1分,那里一个0.5分,拼凑个勉强及格的分数出来。

反正,自从某年我同桌的把黄竿起义带头的不懂写成Hang Tuah还是P Ramlee或者是国父,再连什么铁头功、轻功、内功什么的都可以写进历史考卷开始,什么荒腔走调的答案对我而言,始终还是答案。

若不是因为要把物理、化学写成长恨歌的难度实在太高,我相信我应该可以多几个A的,虽然我其实也没成功把生物考卷写成王昭君过……

不过我学院时的Book keeping还真的是这样加减乘除来弄出个真的可以balance的balance sheet出来,结果就这样拿了个全班最高分回来…… 虽然,我其实真的搞不懂什么debit credit,到现在还是……

如果到最后我还是逃不了吃蛋的命运(虽然我没有),我可以接受是因为老师不喜欢我编造的故事的原因(可能他欣赏李白,我写成了孟浩然,又或者他期望看到红楼梦,结果我只会写西游记……),而不是因为我什么都没写,一开始就已经升了白旗。

所以如果你说,不去投票或者宁可投废票是为了表示抗议,我真的没办法理解那种激愤,我联想到的只是交白卷。

我不是支持民联,我只是对执政了过半个世纪的国阵显掉罢了。轮替换人当政府,至少大家当反对党也当得忙碌点,抓多点弊病出来,至少让我觉得我的钱不是掉进了什么无底黑洞。

谁不知道大部分都是奸的,但至少……可以奸得聪明点吗?毕竟,常常要假装智障,还真的是很为难人一下的。

就算我投的那一个阵营真的就如你说的那般不堪,那我会承认自己真的写不出一篇足以流芳千古的好故事,但我真的做不到投废票(虽然我是真的很喜欢画乌龟的)这一步。

所以……对不起,这一票,我是投定了。不管这一票投下以后,未来会是如何,至少这还是我的选择,不是其他人给我下的决定。

至少……当做是拿一点步骤分也好。

最多,以后你可以反问 see? I've told you so…… 我最多就是半夜睡不着觉的时候扼腕,哎呀,早知道那时候就不要写西游记,写三国演义好了!

Sunday, January 27, 2013

你会怎么做?



最近在网上看了一套美国的电视节目《What would you do?》

可能是对以前那种Candid Camera的节目印象太深刻,我还以为这也会是类似,胡闹成分比较高的节目;

事实上……我个人是不会把这样的节目叫做娱乐节目,这是在探测人性。

如果你真的遇到某个情况,你会怎么做?更甚的是,万一你最终败给了人性灰暗的那一方,你所做的选择有可能会播放出来,可能很多你认识的人都会看到……

节目中会看到一些人,在拍摄部队出面解释后,会为自己辩解,也看到有人会恼羞成怒……形形色色,或许你会看到自己的倒影,会汗颜,也或许可以思考一下如果万一遇到了你会如何。

这是其中一部比较常见的情况,如果Cashier多找了钱给你,你会怎么做?

Saturday, January 26, 2013

一念之差


谁害死了小振忠?
黄士春

失踪的小振忠终以遇害收场。

大家对这起事件感到悲痛之余,一个问题浮现了:除了犯罪者之外,谁应对这短暂生命的悲惨结束负责?

我认为对这起悲剧负起责任的最少有四造 ,即他的父母,媒体,警方和政党。理由如下:

(一) 父母的大意,这点相信大家都认同。

(二) 媒体怎会负起责任?我曾在新闻最前线冲了25年,应该有资格提出我的看法。媒体是追新闻的,对越能引起读者兴趣的新闻,越有兴趣,但在处理事关人命的新闻时,从采访到编辑,都必须慎重处理。特别是诸如报道绑票之类的新闻,必须首先顾及当事人(肉票)的生命安全。记得当年树胶大王李萊来生公子被绑架时,报界老早就知道这个消息,但在警方的要求下,报界都把新闻押下,因为消息一见报,绑匪就会恐慌,恐慌的结果就会对肉票不利,也增加警方破案的难度。由于警方与报界处理得当,肉票终于平安脱绑。再回头看看目前的小振忠事件,这原是一宗大意造成的悲剧,新闻来源是小振忠的父母求助马华公共服务主任张天赐,次日的媒体都大事报道,接着下来的几天,更是铺天盖地的跟进,完全没有念及这样的新闻处理方式会给小振忠带来更大的危机。试想,扣押小振忠的歹徒,无非是为财,财未到手,却看到如此夸张的新闻报道,他会怎样做?第一个想法,就是怎样甩掉这烫手山芋。要放人,必须要放在有人发现的地方,但对犯罪者来说,有人发现的地方,就是最风险的地方;剩下的唯一脱身办法,就是干脆静悄悄的把他干掉。

(三) 警方又如何负起责任?我认为警方不应该在事后连续两天大阵仗的出动人马和警犬进行毫无目的搜寻,最要命的还是广邀媒体到搜寻现场大事摄录采访,明知这是不可能有结果的行动,相信只要一个目的,就是要告诉大家,警方有在工作而已,完全没有念及这样的夸张行动只会加速犯罪者干掉小振忠以求脱身的后果。

(四) 更糟的是,马华公会对小振忠的失踪表现了过度的热心,会长蔡细历甚至号召马华一百万党员协助搜寻,有点常识的人都会觉得,这是一句讲了等于没有讲的话,除了博宣传,还会令人反感,最遭的还是再进一步刺激犯罪者急速解决小振忠的小性命。

我的总结是: 小振忠的失踪和遇害具有很大的社会意义,它不仅是一项教训,也是一项教育,希望整个社会,特别是涉及的四造,都能从这项教训和教育中有所领悟,这才是小振忠悲剧给整个社会带来的唯一积极意义。(26.1.13)
今天在网上看到的一篇文章,不妨细读,有引人深思的地方。(p/s 请别政治化)

是因为太高调所以惹祸?不懂;如果低调,结果是不是就会不一样?也不懂。我不是神婆,算不出来,只觉得这样的事情其实真的可以不用发生的。只是再不想要,悲剧都已经发生了,就如上面那篇文章的笔者所说的,这是教训也是教育,差别在于会不会吸取教训而已。

除了狠心下手的人,不能说谁在这起事件中犯了错,但其实我们也都有错,更有责任。

追根究底,这是一场悲剧,因为疏忽而引发,但代价非常惨重的一场悲剧;只是,悲剧不是第一次上演,教训究竟吸取了多少?

带小孩出门……最基本的,一定要牵住/抱住他们,就算是在安全的特定空间内活动,也要确保他们留在视线范围内。你永远不懂的是,一秒钟前后究竟会有多大的差别?尤其是如此难以预测的小孩。

当我还是小孩的时候,我自认是很笨很好骗的,连波德申的海滩晚上会把鲨鱼放出来游街的这种说法都会信几年的……你期望可以精明到哪里去?

或许,那时候治安没这么可怕,但我们都知道,出门一定要抓住父母或者是可以相信的人,不要随便上别人的车,就算那个人是你认识的。

在安全这一块,我们虽笨但还是懂得如何自保的。

确实,没人可以做到万无一失,但有些疏忽真的是非常要命,而且是可以避免。

忘记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只记得我们也曾经去商场的时候不小心搞丢过我弟弟,你以为我牵住他,我以为你拉住他,结果就是发现大家两手都是空空的,然后带着一身冷汗发疯在上场里面狂奔狂喊狂找,只差没报警了。

幸运的是,那时候的商场还不是现在这般大得可怕,最终我们发现这小屁孩原来只是被舞狮吸引住,趴在商场隔壁的电器店前面……看!电!视!现在想起还是觉得他真的是非常欠揍!虽然我怀疑他还记得这段插曲。

虽然在发现他不见的当下是吓到要命,但小孩嘛,找到人后就忘记自己是有多该打,看到大人的时候还是会忍不住拿来说嘴献宝,结果……大家一起被铲上天,差别在于飞得多高多远而已。连那个差点不懂跑到那里去的小屁孩好像也被打得哭爹喊娘的,因为……谁叫他自己也没拉住我们!

一次的教训,大家都已经怕了;现在每天看着这么多悲剧上演,却还是可以看到现在的父母可以任由小孩全场乱跑,或者只是期望一个女佣可以一个打十个,要不就是偶尔抬起头来丢句——不要吵、不要跑,期望小孩可以一个指令一个动作的。

除了摇头还是摇头,我不理解。

确实……人多不代表安全,但至少肯定会比落单安全,不是吗?尤其还是个小孩。

有时候,一念之差真的很可怕~  不是每次放手,都可以找回的。这社会是不安全的,但至少我们可以做的是,不要再把自己往危险推去。

Friday, January 25, 2013

如果是这样,不如别希望。

(最新消息,已经确定是他了,RIP)


或许,落笔/落题的人当下的想法就是希望小振忠没事,所以才有如此希望的说法。

但若这样,是不是意味着又有另一个受害者的出现?

事实是,没任何家的小孩,是应该以这样的方式被发现的。

希望不该是这样;

如果是这样,不如别希望。

Tuesday, January 1, 2013

The best is yet to come

因为2012年没有末日,所以我们都很忙碌去迎接2013年了。原本是这篇东西是打算在昨天写的,结果一个不小心就从2012年睡到2013年去……囧赢了。

一如往常,过去的一年都是有得有失,但怎样都是一路走来的一部分,所以是好是坏都一样会接受的。

过去这一年多得朋友的帮助,让我每个月多了一些的收入,数目是其次,但是对于这些朋友的帮助,我是感激的。

所以这未来的一年,希望还能继续合作啊……若有不足之处,希望大家也坦然指出,毕竟人总是会看不到自身的不足(尤其我还是如此自我感觉无限强大良好的家伙啊亲╭(╯3╰)╮ )

个人投资方面,虽然个人暂时还没进股市和房市,只是买了几个基金当做长线储蓄投资,但欧债还是有让人头痛一下,价钱掉了,来不及退场,所以就继续固定进货平衡一下。现在要脱手也不是说不可以,还是有赚一点点的,但是就是不爽,反正没用就继续放着咯,哈哈!

今年的希望就是市场可以有所改善,让我脱手兑现啊阿弥陀佛……

不过2012年确实是小人年,庆幸的是大事没有,小人口舌之非不断倒也挺烦人的,希望新的一年这一切衰事快快结束。说是说小人,但多少也是因为自己的脾气所致。炮轰到自己也变成新闻的主角,这说真的……说不上可以是什么好事。

所以,新一年还真的要收敛一下那炮竹般的脾气了。年纪大了,不适合再这么劳心劳力了,哈哈!要淡定啊淡定~

既然有人说,唯女人和小人难养,那既然有了小人,当然也少不了女人,今年几次的人际关系纠纷都多少和女人有关,烦!如果以现代人的方法就是以FB为标准,粗略计算,今年我已经被好几个莫名其妙的女人删除了。随便吧……反正我也懒得去玩什么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玩意,删除就删除吧~~

新的一年,希望身边少一些这样莫名其妙的人,虽然常常会有这种八字不合的人出现,但至少庆幸的是,我身边还是有一群女人的陪伴……不管认识多少年,朋友就是朋友~ 我放心中的。

至于感情嘛……这玩意儿真不是我玩得起的~ 真要我说,对于桃花这回事,我不抗拒,但我绝对抗拒烂桃花。放心,如果遇到我要的男人,我用绑的都会把他绑回家,但前提是现在我没有,所以亲们,饶了我吧~!

Sunday, December 30, 2012

当追风少年也成为了大叔


以前学院时候C Programming的笔记,啊~ Michael Owen的照片啊哈哈哈哈,差点都忘记了我干过这般粉丝的事情了。

只是当初年纪小不懂事,我一直以为他的Owen和Oven没有一样也是差不多的,所以呃……我纳闷了很久,干嘛会有人把孩子改名叫微波炉啊?而且我还天兵到以为他爸爸是因为 Microwave oven才想到要帮他改这个名字的……

事实证明,是我想太多了。我知错了,最多我承认我是吃货,什么都会联想到吃的那一边去 T^T

除了Owen,我记得我还有Peter Gade啦,杨福景啦,金城武啦,Backstreetboys啦,Westlife啦,911啦之类的封面包装,尤其是越不喜欢的科目,封面就一定要是我喜欢的帅哥不可,要不上课要拿出课本的时候会很没有动力啊亲,总得给自己有点期待的东西吧╭(╯3╰)╮哎

我是在1998年世界杯的时候认识他的,然后就莫名其妙迷上了他,啊明明我就是丹麦派的!没错,我就是因为羽毛球的关系,所以连足球队也是支持丹麦的。我是Peter Schmeichel大叔的粉啊~~~ LOL Laudrup 兄弟也是不错滴~~(显然这家伙那时候根本就是在看帅哥,不是在看球的!)啊!可是我都不喜欢Beckham的说。。。。

可是那时候马来西亚比较流行的还是英超嘛……所以在那一届世界杯后,我就是英格兰的粉丝,也是利物浦的粉丝。啊……我只能说,我当初真的是太傻太天真了!

其实……我应该是中学毕业后就没什么留意他的新闻了,从英超到西甲再到英超,我其实真的不懂他到底走过哪里,要不是那天哈尼突然在微博tag了我一个,我还真的是……差点要忘记这个人了。

忘记了哈尼当时说他是我旧爱还是偶像了,反正我就是还做过特地跑去买那种贵到半死的外国杂志找到利物浦的地址(那时候网络还没那么厉害OK!),然后再很努力用我那破烂的英文写了一封信寄到利物浦球会给他这种驴事,而且收到一封明明就是computer generated,只是改个收件人的名字就可以无数次发给很多人的回信都可以爽得不得了,哈哈哈哈哈!

现在想起果真是不可思议!我竟然会干这种东西,够力!不过那封信,我已经不懂塞到哪里去了咯。

哈尼说,他已经变成大叔了;我……唉,我都脱离中学生涯那么多年了好不好!?他要不变大叔的话,那岂不是又是另一个妖孽了!

只是当年我喜欢他的时候,他是这个样子的。


要不至少也是这样。


结果不知怎的变成了这样
(这好有穿爸爸衣服扮大人的感觉有没有)


到最后竟然是这样。。。。。。。。。。


好吧。。。我也有受到打击了。。。。

那回不去的过去总是让人太忧桑啊~~~

Tuesday, December 18, 2012

规则的漏洞是否又再次被合理利用?


规则的漏洞是否又再次被合理利用?

男双B组两轮小组赛战罢,沈晔与洪炜和日本组合远藤大由与早川贤一同有2胜在手,让双方在今午最后一轮小组赛交锋变相成盟主战。最终沈晔与洪炜激战3局微差落败,仅能以副盟主出线。

另一支中国男双蔡赟与傅海峰的比赛也被安排在同一片场地,但却是在超过半个小时后的事情;而原本被看好能以正盟主晋级的他们却意外以三局遭丹麦的波尔与卡斯登逆转击败,而且计算小局分后恰好足以让他们退居A组副盟,半决赛避开队友。

或许丹麦组合此役发挥确实更出色,但过度巧合总难免延伸猜测;尤其短短3个月前的伦敦奥运,中国女双于洋与王晓理就曾因不想提早对上队友而主导了一场消极比赛闹剧,进而发展成4支女双组合被褫夺资格的丑闻。

以其他赛事为例,一般上会影响到另一阶段局势的最后一轮小组赛都会安排在同一个时间进行,杜绝任何操控比赛的空隙。

然而似曾相识的戏码却依然在总决赛重演,世界羽联似乎仍未从伦敦奥运的前车之鉴吸取教训。

这篇是在BWF Super Series Finals 2012最后一轮小组赛后写的,本来是想当成男双赛的侧文,结果变成是评论去~ =。=

今年的伦敦奥运会,羽毛球女双赛就曾经出现过这故意输球的荒谬画面,有看过这场比赛的人相信都不会否认,这是一场谁都不想赢的比赛。还是出现在奥运会,还要是一向都视女双为囊中物的中国队,如此蹩脚的演技,我不懂究竟是我高估了他们的智慧,还是他们低估了所有观众的智慧,总之就是一场闹剧。

当世界羽联说要召开听证会的时候,其实大家都觉得又会是一次不了了之的大龙凤,顶多就警告了事,然后又云淡风轻,于洋与王晓理又可以继续打比赛,然后到决赛和赵芸蕾与田卿来一场中国内战,争夺女双金牌。

我相信,中国那时候也是这么想的。没想到的是,世界羽联这次确实出乎大家意料之外——褫夺资格。别说是奥运会,连普通的国际赛……印象中也没见过。

只是再次回看自己当时写的评论,突然觉得当时的果真还只是虚火一场……


巴掌是够响了,但然后呢……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让赛、潜规则、集团利益成为中国队说的谋略,扣个爱国帽子后更犹如有了块免死金牌,连在奥运也玩了个不亦乐乎,但更没人想到的是这次竟然玩出火……

听证会是第一个意外,但因为世界羽联屡次纵容的纪录,大家仅保持观望,有人嘲讽做戏要做全套,到最后还不是警告了事,但结果这次大家都大跌眼镜。

有人愕然,有人痛快,有人大骂,有人抗议,有人落井下石,也有人硬撑利用规则没什么不对,但更多的是感慨,这份强硬有点迟,但总比没有好。

必须要给世界羽联加分,但也得扣分。因为若非他们无数次的纵容和妥协,哭闹来讨糖吃的任性小孩也不会越来越肆无忌惮,就算面对漫天的嘘声仍胆敢把规则玩弄在鼓掌之间。

但没想到这次在奥运不但没糖吃,还被狠狠刮了一巴。

新的小组赛确实让球员有更多机会挑战灰色地带。但每个做法都肯定有漏洞、盲点,赛制如此,法律亦是。既然走法律漏洞是犯法,那为何钻赛制的漏洞就可如此理直气壮说只是合法利用规则,凭什么说我不对?

不管赛制怎么变,有心人还是可以找到可钻的缝隙;但做与不做,那是你的选择。

任性多年的小孩被突如其来的一巴打懵后或会稍收敛,但若不想落得多败儿的下场,世界羽联就得拒绝再当慈母。这一响彻全世界的巴掌固然爽快,但要如何让任性的小孩明白不是每次哭闹都肯定有糖吃,才是世界羽联应该思考的。

2012年伦敦奥运的官方口号是“Inspire a Generation”(激励一代人),正如筹委会在开幕仪式也出乎意料地让7名年龄介于16-19岁的年轻运动员去点燃象征奥运会精神的圣火,不是呼声最高的David Beckham,他只是个负责护送圣火的摆渡人;也不是什么政要人物,英女王不过是在开场时以邦女郎身份出现,幽了大家一默。

奥运会究竟是体育,还是竞技,这是见仁见智。但当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精神沦落为金牌至上(或是唯一?whatever)的游戏,那就真的让人很欷歔。

关于羽毛球会被踢出奥运会的说法几乎是每一年都在重复,若要问我看法,我会觉得说,为什么没有这个可能?羽毛球在1992年才正式被列入奥运项目,算起来不过才进行了6届,在奥运来说算是年资非常短浅的一个项目,真的在哪一次的IOC 投票中被踢出局,说真的我也不意外。

从亚洲甚至于中国垄断倒还是小事;从世界团体到各国团体,从转播宣传到媒体关系,场外种种的人为事端,尤其还有这种合理化游走规则钢线的说法……才是让羽毛球逐渐失去欢心的主要原因。

或许若我有投票权,我也会把羽毛球给叮出局。